错车
红叶 2019-03-23 0 1444

春暖花开的季节,陈云飞要出来了。油菜花铺满地,桃花开满山,云飞要回家看可亲可敬的娘了。云飞的母亲有句名言,说他儿子是修路的,哪儿不平都要去铲一铲。这一次工程大,一修四年,该回家看看了。可是,他出来以后,好多兄弟伙都找不到。他找不到他的好兄弟陈兵,大概想象不到因为一瓶酒,陈兵已经三年没有看到过油菜花花儿了。他也找不到怡牧,大概是去非洲布道去了吧。特别是,他找不到张国庆。云飞3月25日得自由,而国庆的朋友圈停留在2月25日,届时正好满月!四年了啊,熬满日子出来,竟就这样错车!“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跷脚牛肉点起了,跟哪个一起吃嘛?!

国庆曾经说过,那年清明他和云飞一起去扫墓的。那一天正好是周三,而周三晚上是他雷打不动小组查经的日子,因此他提前走了。没想到他走之后,云飞就遭遇大阵仗,驯兽师被生擒活捉。国庆说,要不提前走,他很可能和云飞一样进去了。感谢主,让他多在外面服侍了几年。

去年冬季最冷的那一天,他也是毫无悬念地被老鹰捉小鸡一般逮进去了的。进去之后他该吃吃该睡睡,后来居然得自由。他说因为他单身,所以教会认为他还有可能会有诱惑。因而他在教会里一直没什么职分。因此,他很快出来了,虽然有保镖长住他家贴身看护,但好歹还在家里。我们笑着劝他还是要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他说他在考虑,但一定要找主内姐妹。他说主如此安排,让他在外面,一定会有更深的美意,一定为他预备了更重要的服侍。

当时听他这么说,我还欢喜,觉得他应该是安全了。但这个国庆啊,居然日日恳切地向主祷告,而且是真心实意的祷告,让他进去吧,让他代替弟兄姐妹们进去吧。因为他光棍一个,没有妻儿老小,无牵无挂,自觉最适合到里面去传道。他母亲去世之后,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可以安心的去坐牢了。因而在众多弟兄姐妹都在承受压迫的时候,他更是自告奋勇的迫切祷告:“让我来吧。”

作为一个非基督徒,我看着他的祷告只是能体谅到他的心,但没想到他的主真的是听了他的祷告。先痴先生去逝之后,忽然蓉城又来一场倒春寒,好多兄弟姐妹又进去了。但别人是住几天招待所就出来了,唯有他,是刑拘,寻信姿势。

要拿这个大口袋来套他,那材料可太丰富了,不晓得说的是他写的文还是做的事?要说写文章,他一支笔时而纵论时政财经,时而漫谈宗教人生,纵横开阖,娓娓道来,拥有众多读者。我与他最早就是以文字交,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写了东西单独发给我,我写了东西也会单独发给他。他写得快写得勤,我可就懒多了。不过,现在我写了东西再也不发给他了,因为他看不到。

要说做事,我固执己见的认为,基督徒是行出来的。还记得第一次见国庆,是在子肃约的饭局上。文字相交已久,但见面还是有点暗暗吃惊,大才子有点相貌奇异的丑呢,呵呵。个子不高,塌鼻子圆眼睛,长相粗糙,不过越看越觉得丑虽然丑,但绝对不恶,反而是让人有内心平和安宁的感觉。一顿饭吃下来我忽然有个灵感:怡牧是诗人,冉匪是文人,英强是憨憨的学者,而国庆虽然文满天下,但他却是个纯粹的基督徒。也就是,国庆首先是基督徒,然后才是其他,从内而外,他活出的就是基督徒的样式。

不晓得第一次去秋雨的朋友,拿到他们散发的周报,有没有注意到上面除了礼拜讲道经文,各项活动安排,每周奉献款项等等,还赫然印着“上访者团契”,“良心犯基金”。后来看到国庆写的文章,自己交代,这都是他提出来的,得到怡牧支持,并为此工作特别祷告。这两项工作一直是国庆在主持。他每月一次爱宴请上访者吃饭。上访者是最苦的一群人,积冤为怒也最难得平和。但不论他们经历多少坎坷积累多少怒气,他都用爱来劝解祷告。甚至于到了这样的地步,上访者情绪激动的时候,警官会给他电话,请他来帮忙化解一下。这样的救火队长怎么会滋事呢?他给良心犯送钱送物,经常性的探望良心犯家人,包括云飞的母亲一直是他们在探望照看。在他们眼里,没有上访者良心犯,有的是受苦受难的人,而基督徒天生不就是与苦难者同行吗?上帝之下都是兄弟姐妹,看着弟兄姐妹受难岂能而不伸出援助之手?耶稣讲:“凡为我名接待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凡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我来的。你们中间最小的,他便为大。”(路加9:48)没有比小孩子更弱小的了,行在弱者身上,就是行在基督身上,也是行在上帝身上。

这个为良心犯送饭的人,而今不晓得谁为他送饭。但我知道他在里面是喜乐的。里面是啥情形,他再清楚不过,他自己也曾几进几出。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他是为他的主进去的,因而是非常乐意的进去的。高墙能隔绝一切,但隔绝不了那个无处不在的上帝。而在那样封闭的环境里,他是更亲密的和他的主在一起。在里面所能接触到的人,不管是提审他的阿sir,还是同房的难友,都是急切需要拯救的,而他正好把上帝的话语带给他们,开启心灵之光。

但是,作为非基督徒,我是不肯承认这里有什么上帝的美意的。苦难就是苦难,人为的苦难只能显现出现实世界的丑陋。无辜系狱是司法有恙,义人入监是社会有病。当无辜者蒙不白之冤时,每个人都会不安,因为你也有可能遭难,因此要呼唤证据,要理清是非曲直。而义人受难则是故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这能有什么美意呢?

“凯撒的物当归凯撒,神的物当归神。”(马太22.21)政教两分,身体受制于凯撒,行为失当制裁于法律;思想属于个人,信仰属于神,不在政府法律的管辖范围。因为人是用语言来思考的,语言与思想就如一枚硬币的两面不可分,所以言论自由才有思想自由。信仰是思想的延伸,是个人通过思考为自己寻找的精神家园,作为自己的思想支柱。无神论非常难以理解宗教信仰者,但抽去他人的信仰会真的会让人精神坍塌,因而宗教宽容信仰自由非常重要,所以信仰自由才有思想自由。而思想自由,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东西。传统社会还可以靠体力积累财富,而现代社会体力劳动都快被机器淘汰了。人们终于明白,社会物质的丰富不是靠资源,而是靠人的发明创造。没有思想自由哪来发明创造?人工智能的时代唯有思想才能让人类有信心和尊严。

愚钝的我终究是看不到上帝的美意的,但是想想能看到云飞的自由还是开心。只有见到他们自由,不再有人因思想、言论、信仰而获罪,我才知道这个社会的逻辑是正常的,才会有安全感。


热门评论
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