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朝鲜是对社会主义的侮辱?
邵旭峰 2016-05-15 0 8705



之前,曾经有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的观点:公有制和国企不是一回事。对此观点虽然不能以严密的推理予以支持,但在情感是是非常赞赏与支持的。

之所以对于“公有制与国企不是一回事”很难以理论予以推理,最根本的原因是对于公有制的界定。

其实,中国建国之后对于公有制的界定一直在变化之中。到“大集体”、“大锅饭”时期——大家集体给集体生产并平均享受集体财产,应该是某些人认为最为“公有”的时候。

但这种近乎原始的“公有制”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因为产品的匮乏不能满足大家所需而告一段落。后来中国开始包产到户,再后来改革开放,“私有”越来越明晰,“公有”也逐渐将重心落在国企身上。

追求形式化的公有(制度和思想境界都远远没有达到)已经被历史所扬弃,作为“公有”的国企也越来越妨碍经济整体的公平竞争,并且自身也由于直接背靠政府无忧患意识而结构落后、效率低下、腐败严重。所以对其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

既然要人们以完全的责任心对待集体的事情在短时间确实不可能,那么何不换一种思维,让嫡出的“国有”和“庶出”的民营一起公平竞争,共同为国家为人民谋利益呢?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既然中国的基本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国家,那为什么要把民营排在第二梯队,而在人民中抽取一部分站在第一梯队呢?这不是对第一梯队之外的所有人民的歧视吗?

下面我们从理论的层面看看什么是现阶段的社会主义?

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国家一直在解释,但一直没有定论。中国一度讲脱离实际的理想化、形式化的“社会主义”,致使民族与人民遭受了巨大的灾难,现在看来,在人们完全不用为物质担忧之前,片面地讲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都不太靠谱。现阶段,在没有任何基础(经济基础、政治基础、思想基础)的主观设定的“公有”的框架内谈私有,不如在私有的基础上尽可能公有。


以后讲社会主义,必须必须站在特定时代的基础上向着理想前进,不断修正理想也不断改正现实,而非直接把不成熟的主观理想现实化并墨守成规,我们对理想的认识总是随着现实的发展而变化,凭着今天对理想的认识框定明天乃至于后天的路程,这将严重限制今天更不要说明天和后天。

上面这些,从单个与集体的人来讲,就是必须在正视人的时代性与现实性基础上,尽可能保持人的纯粹性。

首先我们看看,在现阶段社会主义不发展市场经济行不行?中国在1978年以前没有发展市场经济,所以经济各行业、生产各单元都是各自孤立的状态,直接与中央单线联系。这种经济模式的灵魂仍然是自给自足经济。这种经济模式分散而无竞争力。中国走过的历程证明,这种经济模式不太是社会主义——至少不能走向强大的社会主义。现阶段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基础。

既然以公平竞争为第一要素的市场经济不可避免, 那么为何不全民营之小私而成国家之大公呢? 为何不让民营和国营平起平坐、公平竞争、优胜劣汰呢?

在家庭或生产单元自给自足经济基础之上,政权形式必然是集权式,因为全民从物质关系到思想观念都是自给自足的,不会也不能参与到社会整体之中去,整个社会是一个零散状态,国家权力必然被少数人集中。毛主席想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之上让人民“民主”,最后造成了极大的混乱——人们从自己的主观立场出发,冲到社会上各行其是、攻击他人。

这一点我们也可以肯定,就是集权政治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至少是民主政权。从这个意义上讲,朝鲜政体和政治现状,老百姓在政治与思想被高度控制,经济上极端贫困,这是对社会主义的侮辱。

要构建民主政权,就必须发展市场经济。在市场经济基础之上,整个社会被实际的物质关系链接为一个整体,大家也就必然会实际地“分有”国家权力——一定程度的民主政权就成了必然也是必须,所有以市场经济为经济主流的国家、包括古希腊和古罗马,都构建了一定程度的民主政权,而市场经济衰落之后,民主政权也会衰落。中国现在市场经济还不健全,但民主意识越来越萌生并发展,原因就在这里,以后必然会随着市场经济的完全正规而成熟。

可是如果中国放任市场经济让其自由发展,那么政权必然变成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民主政权模式——完全随顺市场经济发展、占有国家权力的权重直接和在市场经济中的经济实力挂钩,那也应该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公民享有的国家权力应该是更加平等的状态——至少相对于西方应该如此,也就是说,中国既要发展市场经济,又必须有效遏制政权变成西方式的“民主”状态。换句话说,就是必须要注意政权的社会主义化——既尊重市场经济规律、适应市场经济发展,又必须不囿于和高于市场经济,必须要用专门照顾中下层人民利益的机构切实平衡国家权力不至于逐渐流向富人,而一直比较均衡地覆盖在全民身上——这应该是社会与西方的最基本区别所在。

在刻意地塑造如此的“人民民主政权”的同时,国家必须构建相应的思想体系、尤其是社会学科,继往开来,树立相应的思想体系与基本精神,最核心的,是树立一种“人、正视又高于现实物质生活”的基本观念。

从市场经济、民主政权、思想形成三管齐下,我想这就距离真正的社会主义不远了。




     作者邵旭峰: 青年学者、独立时政评论者。
     著作:《来龙去脉看中国》、《两百年中国——从19世纪中期到21世纪中期》、《世界主要社会形态及走向》。 提出“人的社会的相对论”——社会是外在的社会结构(经济与政治的双螺旋线结构)与内在的思想体系(三个方面:自然、社会、“统摄”,三个层次:全民具体观念知识、抽象出来的理论思想、再抽象得到的民族精神)的双变合体。
     社会时政、历史文化、军事动态、国际形势等各类文章散见海内外媒体,刊载、转载,必须本人授权。
     欢迎关注邵旭峰微信公众平台——只讲真话的高地。公众号:shxf95

是侮辱,对社会主义,为何说朝鲜,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为何那么能打?


热门评论
写下评论...